日本好大好硬好爽免费视频

<acronym id="ecc4e"></acronym>
  • <sup id="ecc4e"></sup>
  • <optgroup id="ecc4e"><sup id="ecc4e"></sup></optgroup>
  • <optgroup id="ecc4e"><u id="ecc4e"></u></optgroup>
    <optgroup id="ecc4e"><acronym id="ecc4e"></acronym></optgroup>
  • <small id="ecc4e"><u id="ecc4e"></u></small>
    無憂支付網首頁
    囊括國內所有第三方支付公司信息
    為客戶提供最優質的支付接口服務
    24小時服務電話
    182 2176 9212
    站內搜索
    您當前的位置:主頁 > 支付知識 >

    直連模式到網聯模式 第三方支付與銀行的關系

    添加時間:2018-10-08 15:58
      中國的第三方支付已經歷了兩個階段,即銀聯模式階段和直聯模式階段,前者的銀行卡支付可以稱為“傳統第三方支付”,后者的諸如支付寶等非銀行支付機構的互聯網支付可以稱為“新型第三方支付”.2017年8月4日,中國人民銀行支付結算司發布《關于將非銀行支付機構網絡支付業務由直連模式遷移至網聯平臺處理的通知》(銀支付〔2017〕209號文),要求自2018年6月30日起,支付機構受理的涉及銀行賬戶的網絡支付業務全部通過網聯平臺處理,標志著我國的第三方支付結算進入到了第三個階段,即網聯模式階段。如果說銀聯支付模式在本質上并未改變商業銀行作為全社會唯一的支付結算機構地位、商業銀行與銀聯(卡)可以實現合作共贏的話,那么直聯模式實際上已預示著新的支付結算機構即真正的第三方支付機構的產生,只不過這種新的支付結算機構還寄生在商業銀行身上,沒有獨立發揮作用,因而與商業銀行之間可以既競爭又合作,形成競爭+合作的關系;但到了網聯階段,由于有了網聯這一監管機構,客觀上承認了第三方支付機構的獨立性,同時也使第三方支付機構成為獨立的支付結算體系變為可能。本文通過對三種不同模式運行機制的考察分析其對商業銀行的影響,以期警示商業銀行在業務經營時和中央銀行在宏觀調控方面能未雨綢繆。
      
      一、互聯網發展初期商業銀行與銀聯的緊密合作
      
      在互聯網發展初期,也就是在實行直連模式之前,商業銀行之間的結算統一通過中國銀聯進行。2002年3月,為方便商業銀行之間跨行交易結算,經國務院同意,由中國人民銀行批準成立中國銀行卡聯合組織--中國銀聯。2003年8月,中國銀聯攜手商業銀行正式推出了具有劃時代意義的銀聯卡。隨后,為了拓展用戶用卡需求,又相繼推出ATM機、POS機等設備。
      
      
      如圖1所示,在這種支付方式中,中國銀聯作為第三方支付機構,處于中國銀行卡產業的樞紐和核心地位,商業銀行作為收單機構負責商戶POS機和ATM機的安裝與維護。消費者和商戶需要在商業銀行辦理銀行卡賬戶,消費款的收付通過中國銀聯卡來進行,相關方的收入主要來源于向商戶收取的手續費和服務費,付款銀行、收單機構與中國銀聯按照7∶2∶1的比例進行分配。這種支付方式通過中國銀聯卡把消費者(持卡人)與商戶、收付款銀行聯系起來,在加速商品周轉和資金流通的同時,實現了四方的共贏。這就形成了中國銀聯與商業銀行緊密的協作關系,共同為提高結算效率和資金使用效益,方便人民群眾生產生活,維護國家經濟和金融安全做出了貢獻。
      
      二、直連模式下商業銀行與第三方支付競合發展
      
      隨著互聯網金融的發展,收單機構對銀聯模式下20%的手續費收入感到越來越不滿意。為提高收入比例,一些新型第三方支付機構曾在2013年前后呼吁分成比例由7∶2∶1改為5∶4∶1,但其訴求并沒有得到銀聯的批準,于是新型第三方支付機構開始紛紛選擇繞過銀聯,與各大銀行簽約,直接與商業銀行支付結算系統接口對接而促成交易,開啟了支付結算的直連模式。
      
      1、直聯模式的運行機制
      
      按支付方式的不同,直連模式下的第三方支付分為線上支付和線下支付。線上支付是指通過無線通信技術和移動通信網絡,在不用或無法面對面支付的情況下進行支付;與此相對比,線下支付是指消費者在商戶購買商品或服務時,通過手機二維碼或者條形碼向商家進行支付,支付處理在現場進行。雖然線上支付和線下支付在商戶回收資金的速度和時間上有一定差距,但總的來看,其運行方式是相同的,運行機制如圖2所示。
      
      
      如圖2所示,在直連模式下,新型第三方支付平臺的用戶在申請賬戶時需要與銀行卡進行綁定,由此方便資金轉移,商業銀行則負責用戶身份認定以及銀行卡密碼認證等安全維護。不管是線上支付還是線下支付,買方在選購商品或服務后,都使用第三方平臺提供的賬戶(支付寶)進行貨款支付,賣方也是通過第三方平臺提供的賬戶接受貨款。略有不同的是,采用線下支付時,買方現場對所購商品或服務進行驗收,而賣方也在確認收到貨款后才“發(交)”貨;采用線上支付時,當第三方確認買方付款給第三方平臺賬戶后,再通知賣家貨款到賬,要求發貨,在買方收到貨物驗收合格并確認后,第三方才會將款項轉至賣家賬戶?梢钥闯,第三方支付平臺不僅僅是起到了替人收付款的作用,第三方支付平臺的產生也絕不僅僅是為了“拔羊毛”.現實商品交易中,為了提高交換的效率,解決異地交換和賒銷預付中雙方在資金和商品質量等方面的信用問題,要求有一定實力和信譽的第三方對買賣雙方提供擔保,新型第三方支付就是應第三方擔保的要求而產生的。在銀聯模式中,起監督作用的是銀行,被監督的只是付款方(的支付能力),并不能、或者很難對收款方(商戶及其提供的商品)進行監督。直聯模式就解決了這個問題,在這里,第三方支付平臺實際上是買賣雙方在缺乏信用保障或法律支持的情況下資金支付的“中間平臺”,買方將貨款放在此平臺,由此平臺提供安全交易服務,其運作實質是在收付款人之間設立中間過渡賬戶,使匯轉的款項實現可控性停頓,只有雙方達成一致意見才能決定資金去向。第三方擔當中介保管及監督的職能,并不承擔什么風險,所以這實際上是一種支付托管行為,通過支付托管實現支付保證。
      
      從表面上看,這里的支付似乎都沒有與銀行發生關系,而是買賣雙方與第三方平臺之間的資金轉移,其實不然,在此過程中,無論中間環節有多少,也不論錢在誰(買賣雙方或平臺)的賬戶上,這些賬戶都始終在銀行。換句話說,在銀聯模式中,買賣雙方直接通過其在銀行的賬戶完成交易和支付,銀聯卡實際上充當了持卡人在銀行開戶的證明;而在直聯模式中,買賣雙方是通過第三方平臺機構在銀行開立的賬戶完成交易和支付,也就是說,“錢”同樣始終在銀行,只不過,在直聯模式中,第三方平臺機構要首先在銀行開立賬戶,然后買賣雙方再到第三方平臺機構開立賬戶,并通過此賬戶完成交易。
      
      2、新型第三方支付對商業銀行的沖擊
      
      基于以上介紹和分析可以看出,新型第三方支付在撮合和促成交易時,把商戶和消費者原來直接屬于銀行賬戶上的資金“轉移”到了第三方支付平臺在銀行的賬戶上,由此所帶來的一系列連鎖反應確實對銀行產生了沖擊。
      
      一是分流了銀行的客戶和資金。直聯支付和銀聯支付的客戶都是消費者和商戶。直聯支付方便、快捷、安全(甚至增值,如余額寶)的特點將消費者和商戶從銀行吸引到了第三方支付平臺,把他們原來存放在銀行賬戶上的資金轉移到了第三方支付平臺賬戶,這就分流了原來直接屬于銀行的客戶和資金。二是掌握了與銀行談判的籌碼。由于賬戶上存放著巨額的資金,第三方支付平臺變“支付寶”為“余額寶”,擁有了運作這些資金的欲望和能力。為了降低風險,提高收益,平臺開始傾向于將這些資金以“協議存款”的形式存放在銀行。由于資金額度大,且存放時間也比較長,平臺成了銀行的“大客戶”,擁有了與銀行討價還價的本錢和籌碼,迫使銀行支付較高的利率。三是沖擊了銀行的各項業務,分流了銀行利潤?蛻粼谑褂弥甭撃J竭M行支付時,先要通過商業銀行電子銀行支付系統將資金轉移至平臺,才能進行支付結算。因此,對于商業銀行的負債業務來說,新型第三方支付不僅分流了一部分活期存款,而且通過具有較高收益率的各類基金分流商業銀行的定期存款及其他理財產品。商業銀行為爭奪存款,不得不提高存款和理財產品利率,使得傳統商業銀存款成本升高。同時,新型第三方支付憑借其方便快捷的優勢,不僅搶占了原屬商業銀行的大量的支付市場份額,而且其所綁定的客戶具有較強的黏性,綁定了客戶也就綁定了客戶的信息,巨量的數據資源為其進行云計算和“神預測”創造了條件,這就形成了從支付結算到咨詢、擔保等各方面對商業銀行的替代。從對資產業務的沖擊看,商業銀行貸款額度大、效率低、成本高,不能很好地實現“長尾效應”,服務于實體經濟,因此一直為眾多的小額貸款需求者所詬病。新型第三方支付平臺在搶占商業銀行存款和結算業務的同時,利用其掌握的信息資源,在小微貸款領域開辟了新的天地,并有可能進一步影響商業銀行的其他貸款業務。這些貸款又進一步刺激了其網上商城的消費,形成了一種良性循環的態勢,沖擊著商業銀行的消費金融等業務和信貸收益。
      
      3、新型第三方支付與商業銀行之間的合作與促進
      
      雖然新型第三方支付對商業銀行形成了一定的沖擊,但也不可否認,它們并沒有獨立的支付結算系統,而是要與商業銀行的支付結算系統對接,借助商業銀行的支付結算系統才能完成交易支付;同時,新型第三方支付平臺的用戶在向平臺申請賬戶時,需要與其銀行卡綁定,在此過程中,商業銀行實際上起到了負責用戶身份認定及銀行卡密碼認證的作用;此外,第三方支付平臺要把其賬戶開立在商業銀行,商業銀行實際上是在幫助平臺實現其用戶資金的托管及投資。不僅如此,隨著互聯網金融風險的暴露和金融監管的加強,商業銀行還在一定范圍內承擔了對互聯網金融機構的監管職能。商業銀行對借貸平臺進行資金存管,增強了投資人對平臺的信心,降低了互聯網金融領域風險,使得互聯網金融能夠在綠色有序環境下健康發展。
      
      此外,新型第三方支付對商業銀行的促進作用也是非常明顯的。一方面,新型第三方支付平臺在網羅了幾乎所有的生產者、銷售者和消費者,特別是過去一直被銀行所忽視了的小微企業、農民、城鎮低收入人群的基礎上,積聚了海量非結構化數據,在云計算的保障下,通過對其進行實時分析,可以為包括互聯網金融機構和銀行在內的各種組織提供關于客戶的全方位信息,特別是通過分析和挖掘客戶的交易和消費信息,可以掌握客戶的生產、交易和消費習慣,準確預測客戶行為,使金融機構和金融服務平臺在營銷和風險控制方面有的放矢,大大降低銀行風險。另一方面,新型第三方支付也促進了商業銀行的創新和進步。在過去,銀行排隊辦理業務司空見慣,而隨著新型第三方支付等互聯網金融的興起,不僅減少了銀行的排隊等候等問題,也為商業銀行金融創新提供了樣板,創造了條件,F在,幾乎所有的商業銀行都開始進行業務和產品的創新,以達到更好的用戶體驗效果。商業銀行利用互聯網技術,不僅可以避免開設營業網點的資金投入和運營成本,而且可以通過網絡平臺自行完成信息甄別、匹配、定價和交易,減少中間環節,降低由信息不對稱引發的搜尋成本,提高資金使用效率和效益。不僅如此,由于有了互聯網提供的信息支持,商業銀行就可以在準確預測客戶行為和需求的基礎上實現個性化和定制化服務,進一步拓展商業銀行的服務手段和服務渠道,吸引更多的客戶、資金和業務資源。
      
      4、直聯模式下第三方支付的性質定位
      
      表面上看,新型第三方支付平臺“隔離”了消費者、商戶與銀行的直接聯系,但實際上,作為獨立經濟實體的新型第三方支付平臺本身并不是一個獨立的存在物,也不可能獨立存在,而是必須借助商業銀行的支付系統而存在。也就是說,新型第三方支付并沒有創造完全獨立于銀行的支付系統,而是必須與銀行的支付結算系統對接,借助于銀行的支付系統完成自身的支付業務。另外,第三方支付平臺雖然隨著資金的積累而擁有了一定的實力,但這實際上也是平臺在商業銀行開立了一個賬戶,其所擁有(實際上是暫時保管的)資金雖然隨著數額的積累和支付時間的差異有相當的自主使用權,既可以以協議存款的形式存放在銀行,也可以進行投資,但這些資金并沒有脫離銀行體系,只是可能存放于不同的銀行(資金搬家),變成了不同收益的資產。此外,第三方支付平臺的利潤雖然有一部分來自于資金運用如投資收益,但主要來自于通過不同方式對銀行利潤的再分配。因此,新型第三方支付不可能離開商業銀行而獨立存在和運行,而是寄生于商業銀行(支付系統)之上的一種新型經營業態或經營實體。
      
      三、網聯模式下新型第三方支付的獨立與沖擊
      
      1、網聯模式設立的背景
      
      在直連模式下,新型第三方支付機構繞開銀聯,直接與商業銀行接口對接,這雖然提高了結算和支付的效率,但其中也存在著一定的漏洞,導致新型第三方支付在快速發展中積累了大量風險和隱患。一是信息得不到有效利用。線上資金轉移沒有統一的清算平臺,這導致新型第三方支付平臺積累的大量交易信息無法被央行獲取,將會給反洗錢、金融監管、貨幣政策調節、金融數據分析等工作帶來了很大困難。二是資金得不到有效監管。非面對面的網絡交易具有較強的隱蔽性,使得資金的違規操作行為不易識別,一些違法資金游離在監管之外,無法被監管機構準確掌握,風險不能得到及時控制。從2016年下半年開始,防風險、強監管成為中國金融市場的主旋律。十九大報告又進一步強調要健全金融監管體系,守住不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的底線。網聯模式正是央行加強對互聯網金融風險管理的重要舉措。
      
      2、網聯模式的運行機制
      
      網聯模式下,用戶在進行支付時,若不涉及銀行卡,則直接通過第三方支付平臺進行資金轉移完成交易;若涉及銀行卡支付,則需要付款方將付款請求傳給第三方支付賬戶,第三方支付自動向網聯平臺發出協議支付申請。之后,網聯平臺會對數據進行保存并把支付請求傳遞到商業銀行,商業銀行在收到付款人扣款信息后將會進行資金的查詢以及扣款處理。在扣款成功后,一方面,銀行將向網聯平臺傳輸扣款信息,并由網聯平臺將該扣款信息傳輸給第三方支付賬戶,實現交易的完成;另一方面,銀行將同時實現對收款人銀行賬戶的資金結算。其運行機制如圖3所示。
      
      
      3、網聯模式的問題及其顛覆性效應
      
      可以看出,網聯平臺的性質和傳統第三方支付機構--中國銀聯很像,都被作為資金清算中介,但此中介已非彼中介。這樣一種支付結算模式從表面上看是加強了對第三方支付的監管,避免了信息“遺漏”,但實際上其“效果”并不止于此。由于涉及到銀行卡的支付需要報網聯審批,而不涉及銀行卡的支付直接由第三方支付平臺進行處理,后者屬于即時支付,而前者就涉及一定的時滯,并且目前看來這個時滯還比較長,這就給買賣雙方帶來不便。為了解決這種不便,消費者和商戶是否會把銀行卡中的資金直接轉移到第三方支付平臺呢?尤其是商戶在銀行的活期存款沒有利息,如果把這部分資金轉移到第三方支付平臺,商戶還可以利用“余額寶”獲取利息收入,這會不會進一步刺激商戶的資金轉移?如果這種資金轉移的規模越來越大,客戶的商品銷售和消費如果僅僅涉及到資金在第三方支付平臺上賬戶之間的互化,就像在銀行賬戶上資金的互化一樣,第三方支付平臺會不會脫離銀行支付結算系統,而發展成為獨立的系統呢?網聯監管的是通過銀行卡的支付,不通過銀行卡而在第三方支付平臺內部的資金劃轉需要不需要監管,由誰來監管呢?
      
      可以預見,隨著第三方支付越來越便利化,利用第三方支付進行銷售和消費將成為習慣。如果人們(消費者和商戶)把在銀行賬戶中的資金都轉移到第三方支付平臺賬戶,這樣,支付和結算就不用再通過銀行,而是直接在第三方支付平臺之間進行,會對當前的金融體系和宏觀調控產生顛覆性影響。其一,如果真的是這樣,第三方支付平臺內部的支付仍然監管不到。也就是說,網聯監管的只是與銀行有關的第三方支付,如果不通過銀行卡支付,就無需上報網聯,網聯當然也就無從監管。其二,網聯模式的實施將會使市場出現兩套支付結算系統,一套是傳統的銀行系統,另一套是新型的網聯和第三方支付系統。這恐怕是網聯模式最具顛覆性的效應。其三,如果事情真的這樣進行下去,那么,首先是對商業銀行形成嚴重的沖擊。這種沖擊表面看是由資金從商業銀行向第三方支付平臺轉移引起的存款大戰,實質上是商業銀行失去了支付中介(當然不會完全失去,只是這個功能可能受到大大削弱)這個天然的壟斷權而使自身地位不保:失去了支付中介也就失去了派生存款的功能,也就失去了聚集資金的功能,從而失去了發放貸款的功能。如果商業銀行的這些功能受到嚴重削弱,商業銀行在經濟社會中的地位將何去何從?顯然,在這種情況下,第三方支付平臺與商業銀行就不再是競爭+合作的關系,而是變成了完全的競爭關系:第三方支付平臺將成為商業銀行強有力的全方位的競爭者。其次是對中央銀行宏觀調控的沖擊。雖然銀聯與網聯都歸央行管理,但央行的宏觀調控是基于對商業銀行的存貸款和結算的把控,如果新的支付結算系統出現,新的存貸結算形式出現,市場貨幣流通和資金派生就會變得更加復雜化,特別是如果網聯支付模式造成第三方支付平臺內部運行,勢必會進一步加大宏觀調控的難度。最后,網聯如何監管第三方支付平臺,中央銀行如何監管網聯,這將成為必須盡快解決的課題。
    日本好大好硬好爽免费视频
    <acronym id="ecc4e"></acronym>
  • <sup id="ecc4e"></sup>
  • <optgroup id="ecc4e"><sup id="ecc4e"></sup></optgroup>
  • <optgroup id="ecc4e"><u id="ecc4e"></u></optgroup>
    <optgroup id="ecc4e"><acronym id="ecc4e"></acronym></optgroup>
  • <small id="ecc4e"><u id="ecc4e"></u></small>